酒尽言欢

瞩【喻叶】(一发完结)

*蛇喻x妖怪叶 微all叶
*喻队视角
*妖怪设定

01.
第一次遇见叶修,我还没能化成人形。
嗅到对方的一丝妖气,意识到危机来临的我,只能尽可能地把自己往草丛里藏。

但愿不会被吃掉。

谁料对方只是用树枝戳了戳自己的身子…我并不觉得这会有多疼,就是痒痒的。
然后就听见了那人轻笑几声。
“挺聪明的,就是动作慢了点。”
随后他便离开了,去了我不曾知道的地方。
他会去哪,还会不会回来?
我不知道。
自那天后,我每天都在那等上一个时辰。
即便知道这样的做法毫无意义,却还是执着地想要和他相见,告诉他、自己并不弱小。

可他没有给我那个机会。
1.5
嘿,有时候喻文州觉得自己一定是被对方嘲讽的语气冲昏了脑,才会固执地等上一天又一天。
不就是一只狐狸。
2.
他回来了。
从好友口中得知他归城的消息,我那天格外兴奋。
甚至没反应过来对方与自己并不相识。
经过各处打听,得知叶修在王杰希那住下。
找人不算是拜访吧,于是就两手空空地就去了趟微草。

开门的是叶修。
真的是他。
我可以感受到血液在体内沸腾,哪怕我很清楚蛇的血总是冰凉凉的。
已经是秋天了啊。
叶修的语气和那日没什么太大变化,换个说法,他好像总用这样的语气。
真奇怪,居然反感不起来。
“哟,早啊。这不是蓝雨的…喻阁主?”
我微笑着,血液却逐渐随着气温凉下。
果然——
“叶修前辈好。”
他不记得我了。
3.
与他的再次见面是在一个雨天,我依稀记得那天的气温低得惊人。
大概是蛇天生对温度比较敏感吧,我至今还记得他靠着自己,他身上的热度是多么让我羡慕。
与我不同,我无法去温暖他人。
为什么那天的我依旧固执地把他抱紧,试图用自己的体温温暖他。
嗯…不记得了。

“没事的,等雨停了就好。”
现在想想,我简直是在自作多情。
4.
自从他淋雨跑来蓝雨阁那天后,已经是一年没有再见到他了。
是不愿意回来吗?
是我当时没有把发烧的他照顾好吗?
我不明白。

有时候我会和少天谈起叶修的事,少天告诉我,他再一次离开了城内。
起先我是不相信的。
但随着时间渐渐流逝,我信了。
某次,我为了取药连夜拜访微草。
少天受伤了,翅膀上的羽毛被抓掉了好几根。
他和别人打了一架。
起因是某些不识好歹的家伙传播叶修早在野外身亡的谣言。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与少天比起来我的心情并不比他好得了多少。
这些家伙就该得到惩罚。
所以我悄悄地在那几只水獭的住宅旁设了几个幻想,反正不会出事,吓唬吓唬他们也好。

我怎么会允许别人造谣你啊,前辈。
5.
我看见他了!
他在酒楼里休息,还和一个男性坐在一块,有说有笑。
我这是多久没有见到他的笑脸了,以至于我愣了神。
那名男子我确实没见过,但是叶修身边各行各业的人很多,我不认识也正常。
…莫名有些扎眼。
这么想着,我却默不作声。

你一定,又不记得我了吧。

换作是谁都看得出来男性与叶修的关系不一般。
而且男性有着一张好皮囊。
我静静观察他们,此时不怎么好的视力都变得清晰。
可是血液比以往都要冰冷。
那大概是——被遗弃的感觉吧。
6.
我离开了酒楼,漫不经心地回到蓝雨。
应该是我脸色不太好的原因,少天一直在问话,我只是摇摇头强装无事。
我不想让他知道叶修的事,只怕他又会为了自己的这位友人闹出什么事。
叶修…这里不好吗?这里不足以做你的归宿吗?
我轻轻摩挲手中的檀木烟斗,这是那人上次做客忘下的小玩意。
不知为何,心里空荡荡的。
7.
他再也没有回来。

FIN.

解释一下,其实老叶已经在外头歇菜了,谣言恰好成真。酒楼里的是人类叶,旁边的是小周。
这里新人 不会开车不会卖萌 多多包涵。
(混了这么久LOF终于发文,感觉自己就是条咸鱼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