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浅浅浅浅色

伦敦眼【王叶】

*王叶
*随便瞎写 bug多
*标题无关
*大概有很奇怪的设定

英国伦敦。
七月风微凉,他独自一人沿着泰晤士河畔前行。
The London Eye。
壮观的景象在眼前展现,可此时此刻他并没有感觉到一丝的兴奋或激动。
叶修不在。
心心念念的人约会迟到,看着那人丝毫不慌乱地迈着步伐向自己走来,王杰希觉得对方在某些方面还真是不上心。
比如,赴约时间。
“走呗。”“走吧。”
几乎是同时说出口,同时迈开了步子,同时伸出手,与对方十指相扣。
有一个名词可以定义这种行为——默契。
他们默契吗?
王杰希想。脑内浮现一个问号。
如果真是默契,就不会在自己想要接吻时被避开,在煮好晚饭的情况下某一方加班。
可那又怎么样,哪条法律规定了没默契不许谈恋爱。
他们都不是矫情的人,不需要情话绵绵,却总是无意间向对方流露爱意。
好在他们将关系掩饰得很好,没有人看出他们过分暧昧的互动。
只是好哥们而已。

叶神…你们说这话良心不会痛吗?
我们谈恋爱的人,不需要良心。
他笑着着回答。

FIN.

猫说嫌弃你【黄叶】

*黄叶
*交往前提 一块小甜饼
*祝黄少生快呀

黄少天和叶修同居了。
以谈恋爱为前提的同居。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两人私底下交往多,感情好到一种我的床就是你的床的程度,大家却不以为然,觉得他俩是关系特别好的哥们。
然后就打脸了。

“老叶老叶老叶我真的喜欢你啊!特别喜欢!喜欢得不得了!你和我交往好不好?我这个人你很清楚的和我交往你又不吃亏!”
“得得得,答应你了还不行。”
于是他俩就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发展速度快得吓人,昨天还一垒呢,隔天就二垒、三垒全上了。

众人一边吃着热乎的狗粮,一边看着君莫笑和流木等人抢下了Boss,流下了辛酸的泪水。
荣耀的大神和大神在一起了,成天秀恩爱,我们该祝福他们还是集火他们???
黄少天和叶修的事情传得很快,甚至某姓黄人士用特别炫耀的语气在微博上宣布恋情。
黄叶一生推:啊啊啊啊啊官方发糖啦!!祝99!!
叶修的小迷妹:我觉得自己的ID要改成“黄叶的小迷妹”,祝99
烦烦爱秋葵:我出9块,你们直接结婚吧!

…刷满了99和祝福。

光刷有什么用,总得有点表示。
叶修看着眼前雪白雪白的猫咪,猫咪也仰着小脑袋与他对视,眼里闪烁着对新主人的好奇。
这只猫是沐橙从宠物店领养的,小家伙前不久被人寄放在那,后来接到消息说主人希望将其托付给他人抚养,自己工作太忙碌。
也正是这样,和店里老板关系不错的苏沐橙领养了小家伙,猫咪乖巧地任由她顺毛,蹭弄手心的模样别提有多讨人喜。
“所以把它带到这来干嘛?”
“雪球很可爱呀。”
“不我是说…为什么是我来养。”沐橙你领养的难道不应该自己负责,你怎么会觉得我擅长养宠物。
……小点除外。狗怎么能和猫比,猫精贵得多。
“叶修哥你没发现雪球很黏你吗?养养小动物陶冶情操啊~”
苏沐橙笑得甜美,走前恋恋不舍地揉了揉雪球的脑袋。
要不是为了祝福叶修哥,还真舍不得将小可爱留在他家。

黄少天觉得自己失宠了。
他现在很不高兴,叶修怀里的毛团简直是碍眼碍眼碍眼碍眼!
某人似乎忘记了一分钟前自己在夸这猫咪长得特别可爱,特别像他的恋人。
一回到家见到恋人坐在沙发上轻抚着怀里的猫咪,脸上还挂着浅浅的笑,鹅黄色的灯光效果使气氛更是温馨又和谐。
标准的婚后同居生活即视感。

“老叶,这猫哪来的?流浪猫…不对啊毛色这么有光泽不像是流浪猫啊,还是说你打算养宠物了。”
“沐橙领养的。”
雪球似乎很喜欢与叶修亲近,从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眯着眼睛很是享受主人的抚摸。
好乖啊。
黄少天的手刚碰到猫咪的背部,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猫咪在叶修怀里僵直了身子,眼睛瞪得贼圆,一动不动地盯着陌生人。
这个人是谁啊。
没料到雪球的反应会这么大,叶修还是忍不住笑了一声。
“剑圣大大,雪球说它嫌弃你。”
“卧槽老叶你什么意思啊!不就是一只幼小无助又可怜的猫咪而已,我才是你男朋友啊。”
叶修大概是得了选择性耳背,自带忽视黄少天的文字泡攻击,安抚着怀里的小家伙,嘴里呢喃着安慰的话语。
见了这一幕的黄少天觉得自己有小情绪了,明明自己才是需要安慰的人!

黄少天也是人,黄少天也会累。在进行了长达二十分钟的噪音干扰无果,捂着隐隐发疼的头部将身子倒向叶修,挨着对方的肩膀歇口气。
“少天。”
“干嘛?”
“我不嫌弃你。”

FIN.

瞩【喻叶】(一发完结)

*蛇喻x妖怪叶 微all叶
*喻队视角
*妖怪设定

01.
第一次遇见叶修,我还没能化成人形。
嗅到对方的一丝妖气,意识到危机来临的我,只能尽可能地把自己往草丛里藏。

但愿不会被吃掉。

谁料对方只是用树枝戳了戳自己的身子…我并不觉得这会有多疼,就是痒痒的。
然后就听见了那人轻笑几声。
“挺聪明的,就是动作慢了点。”
随后他便离开了,去了我不曾知道的地方。
他会去哪,还会不会回来?
我不知道。
自那天后,我每天都在那等上一个时辰。
即便知道这样的做法毫无意义,却还是执着地想要和他相见,告诉他、自己并不弱小。

可他没有给我那个机会。
1.5
嘿,有时候喻文州觉得自己一定是被对方嘲讽的语气冲昏了脑,才会固执地等上一天又一天。
不就是一只狐狸。
2.
他回来了。
从好友口中得知他归城的消息,我那天格外兴奋。
甚至没反应过来对方与自己并不相识。
经过各处打听,得知叶修在王杰希那住下。
找人不算是拜访吧,于是就两手空空地就去了趟微草。

开门的是叶修。
真的是他。
我可以感受到血液在体内沸腾,哪怕我很清楚蛇的血总是冰凉凉的。
已经是秋天了啊。
叶修的语气和那日没什么太大变化,换个说法,他好像总用这样的语气。
真奇怪,居然反感不起来。
“哟,早啊。这不是蓝雨的…喻阁主?”
我微笑着,血液却逐渐随着气温凉下。
果然——
“叶修前辈好。”
他不记得我了。
3.
与他的再次见面是在一个雨天,我依稀记得那天的气温低得惊人。
大概是蛇天生对温度比较敏感吧,我至今还记得他靠着自己,他身上的热度是多么让我羡慕。
与我不同,我无法去温暖他人。
为什么那天的我依旧固执地把他抱紧,试图用自己的体温温暖他。
嗯…不记得了。

“没事的,等雨停了就好。”
现在想想,我简直是在自作多情。
4.
自从他淋雨跑来蓝雨阁那天后,已经是一年没有再见到他了。
是不愿意回来吗?
是我当时没有把发烧的他照顾好吗?
我不明白。

有时候我会和少天谈起叶修的事,少天告诉我,他再一次离开了城内。
起先我是不相信的。
但随着时间渐渐流逝,我信了。
某次,我为了取药连夜拜访微草。
少天受伤了,翅膀上的羽毛被抓掉了好几根。
他和别人打了一架。
起因是某些不识好歹的家伙传播叶修早在野外身亡的谣言。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与少天比起来我的心情并不比他好得了多少。
这些家伙就该得到惩罚。
所以我悄悄地在那几只水獭的住宅旁设了几个幻想,反正不会出事,吓唬吓唬他们也好。

我怎么会允许别人造谣你啊,前辈。
5.
我看见他了!
他在酒楼里休息,还和一个男性坐在一块,有说有笑。
我这是多久没有见到他的笑脸了,以至于我愣了神。
那名男子我确实没见过,但是叶修身边各行各业的人很多,我不认识也正常。
…莫名有些扎眼。
这么想着,我却默不作声。

你一定,又不记得我了吧。

换作是谁都看得出来男性与叶修的关系不一般。
而且男性有着一张好皮囊。
我静静观察他们,此时不怎么好的视力都变得清晰。
可是血液比以往都要冰冷。
那大概是——被遗弃的感觉吧。
6.
我离开了酒楼,漫不经心地回到蓝雨。
应该是我脸色不太好的原因,少天一直在问话,我只是摇摇头强装无事。
我不想让他知道叶修的事,只怕他又会为了自己的这位友人闹出什么事。
叶修…这里不好吗?这里不足以做你的归宿吗?
我轻轻摩挲手中的檀木烟斗,这是那人上次做客忘下的小玩意。
不知为何,心里空荡荡的。
7.
他再也没有回来。

FIN.

解释一下,其实老叶已经在外头歇菜了,谣言恰好成真。酒楼里的是人类叶,旁边的是小周。
这里新人 不会开车不会卖萌 多多包涵。
(混了这么久LOF终于发文,感觉自己就是条咸鱼x